金丝雀代孕网
  • 待产沈阳看不孕知识,准妈妈要时刻准备着
  • 让骚扰宝贝的热痱走开
  • 遭遇化学品爆炸 我们该不孕症危害如何自救?
  • 生命之树常青
21颗卵胃药导致不孕子换1万块 17岁女生卵巢破孔
来源:http://www.jsqwwy.cn  日期:2019-05-14

  日前,在广州一中专读书的17岁女生小美(化名)反映,自己被朋友唆使卖卵,取卵后肚子肿胀如孕妇,一度休克病危,所幸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

  记者从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等多家医院妇科获悉,伴随着近几年地下试管婴儿黑中介的活跃,各大医院收治的类似小美这样被掠夺式取卵后发生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的患者呈增多趋势。

  “打了10天的针,就取出了20多个卵子,这完全是掠夺式的取卵,对于这类地下中介,真的需要加大打击力度”。南方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刘楠表示,她所在的妇科一共有5个专家治疗学组,最近几年时间,光她一个学组收治的类似小美这样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患者,又不能清晰说明在哪个生殖医学中心操作试管婴儿的就有好几个。

  终身不孕或提前进入衰老期?“她才读中专二年级啊!”

  10月9日,家住广州越秀区的陈先生接到家属电话,称其妹妹小美病重,被朋友送进南方医院。赶到医院后,陈先生看到小美脸色苍白,肚子肿胀如孕妇。医生告诉陈先生,小美的问题出在卵巢——卵巢肿大,导致血管循环不畅,继而内出血。

  陈先生称,刚送到医院时,小美仍然清醒,她对陪伴的亲属说,她被一朋友唆使到地下诊所做了取卵手术,接着在诊所打“营养液”时感觉不适,后被送医。

  送医次日,小美开始出现休克症状。“肚子肿得越来越大,手也是肿的,脸色发黑。”陈先生称,当日,医生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家属签字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

  “医生走过来跟我们说,病情凶险。”陈先生的母亲说,“我就跪着求他们,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当晚,小美被推入手术室。“我很怕妹妹活着进去了,然后就出不来了。”陈先生称,所幸小美手术成功,并顺利度过了危险期。

  然而即便手术成功,医生告诉家属,小美若恢复不理想,可能导致终身不孕或提前进入衰老期。而这,是正处于人生中最美好时光的小美所不能接受的。“她才读中专二年级啊,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陈先生叹道,往日忙于生意的他以后会好好照顾这个17岁的妹妹,陪伴她走过漫长的恢复期。

  21颗卵子换了1万元

  记者在南方医院诊室见到小美时,面色苍白的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腹部依然疼痛,她介绍了接受地下取卵手术的经过。

  小美说,自己在外面认识了一个女的,那女的跟她说卖卵可赚钱。“她也卖过卵,说卖卵不会有什么事”。

  小美并不是没钱花。哥哥陈先生说,家里每个星期会给小美两三百元的零花钱,一个月近2000元。小美则称,自己是觉得“没事做”,就听信朋友,钻进了地下取卵的“虎口”。

  小美说,经朋友牵线,她认识了一个卖卵团伙,三四个人,有男有女。小美称,没有经过相关妇科检查,该团伙就开着面包车载她到不同的诊所打促排卵针。

  “面包车窗户都拉了窗帘,看不出是哪里。”小美说,自己大概打了10天的促排卵针,“每天一支,打完就回家”。打完促卵针后,小美由该团伙开面包车到一地点进行取卵手术,“面包车拉下窗帘,我不认得取卵地方在哪里了”。

  在向该团伙反映身体不适后,小美被带到位于广州白云区云景花园内一家诊所,打消炎药和白蛋白。其间,小美获得此次取卵的报酬——1万元的“营养费”。

  然而,她的不适却开始加剧,“肚子很胀”。在诊所打了两天的营养针后,小美的身体终于撑不住了,肚子肿了起来,脸色也变得煞白。诊所随后通知了小美的朋友,他们将小美送到了南方医院。

  小美称,事后她尝试联系当日介绍她“卖卵”的朋友,但是已经联系不上了。而她除了这个朋友的电话,并没有“卖卵团伙”成员的联系方式。

  是罔顾生命掠夺式开采

  接诊和主管医生刘楠告诉记者,小美在送医当天,腹部已经肿大如孕妇,检查发现有严重的腹水。“首先接受药物治疗后,病情没有缓解,反而进入了休克状态,我们迅速将她送入手术室接受手术治疗。”

  刘楠表示,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小美患的是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此病往往出现于使用促排卵激素类药物后引发的卵巢病变。“这孩子肯定是在最近使用过促排卵药物,又被大数量地取卵。”

  据悉,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为体外受孕辅助生育(试管婴技术)的主要并发症之一,是一种人体对促排卵药物产生的过度反应,以双侧卵巢多个卵泡发育、卵巢增大、毛细血管通透性异常、异常体液和蛋白外渗进入人体第三间隙为特征而引起的一系列临床症状的并发症。该病患者会出现卵巢增大、血管通透性增加、体液积聚,引起腹腔积液、胸腔积液,局部或全身水肿。

  刘楠介绍,这一疾病分为轻、中、重度,轻中度经过药物治21颗卵胃药导致不孕子换1万块 17岁女生卵巢破孔疗、休养后能够得到康复。“从医20多年,像这个孩子这样严重到如此程度,还是第一次碰到,卵巢肿大到有成人巴掌大小,破裂后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内出血。”在随后进行的手术过程中,一共从小美的体内取出了近4000毫升的血性腹水。探查卵巢,到处是破孔,层层剥离了良久,才算控制住了内出血。

  小美手术完成清醒后,南方医院的妇科专家团队曾详细询问她的病史情况。“没有按规定流程使用促排卵药物也就罢了,一次性取卵数量达21个之多,这完全是罔顾生命在进行掠夺式的开采。”刘楠痛心地说。

  类似患者越来越多,往往十八九岁

  据刘楠介绍,伴随着目前地下试管婴、供卵、代孕行为的活跃,近几年来类似小美这样因为地下操作促排卵、取卵而患上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的患者数正呈上升、增加趋势。

  “往往都是十八九岁,至多二十三四岁的年纪。她们到医院时卵巢就已经非常肿大了,医生、护士如详细询问她们试管婴操作地点,往往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刘楠说,还有一些案例是被那些黑诊所的人送到医院的,留下的姓名、电话全都是伪造的。医院方面要进行随访沟通时,往往无法进行。

  作为妇科专家,刘楠表示,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这一疾病,即便是在正规的生殖医学中心,不孕女性即便规范使用促排卵药物、良好的作息后,依然比较高发。所以正规机构每每完成促排卵、取卵后都会对患者进行观察、对症处理,以确保安全性。而地下黑机构擅自处理,掠夺式地取卵,最终只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卵巢功能受损是必然的,严重的甚至会使取卵女性完全丧失生育能力,危及生命。”刘楠说。

  警方取走当日处方,正在调查

  昨日,根据陈先生的指引,记者来到了小美当日打“营养液”的诊所。诊所工作人员承认,小美确实来打过“白蛋白”和消炎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陪同,男子拿着白蛋白和一张处方来打点滴,处方是消炎药。”该工作人员称,自己不认识这个男子,也无联系过。

  该工作人员称,事后白云区京溪派出所的民警已到诊所调查,并取走当日的处方。

  陈先生说,他们家属已于10月9日报警,并计划向卫监部门反映情况。昨日,记者从警方获悉,目前派出所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追因

  建卵子库为什么这么难?

  充实卵子库可以挤压地下试管婴诊所和机构的空间,但在正规生殖医学中心内操作的供卵,往往因为捐献者极少而无法开展。

  “国内首个卵子库将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北大医院)建成。”2004年3月29日,新华社发出了这条消息。

  不过,“国内首个卵子库”的说法很快就被时任北大医院妇幼保健院生殖与遗传中心主任的李晓红澄清。“我们还是在等待相关的法规出台。”她在接受《青年参考》采访时说,冷冻卵子关系到生命诞生,孩子权益、受赠夫妇责任等问题都须借助法律来规范,以防违反道德伦理的情况出现。国家相应的法律法规出台之后,医院才可以考虑大范围的临床应用。

  根据媒体报道,更确切的说法是,北大医院建立起了“冻卵”实验室。

  上周,记者从北大医院了解到,该院目前已没有前述媒体所报道的“卵子库”,当年的相关人员也都已经退休。尚有的冷冻卵子均是一些女性患者进行辅助生殖治疗剩余的卵子,因为按照相关法规,只有符合已婚且不孕不育、有特殊疾病影响到未来生育等情形才有资格取卵、保存。

  2001年,原卫生部颁布《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规定,医疗机构可设置人类精子库,符合条件的健康男性可捐献精子。但在卵子捐献方面,《人类生殖技术辅助规范》等政策法规虽经历过多次修订、补充,但一直予以严格限制,国内至今没有类似精子库的卵子库机构。

  “精子库做到精子的收集、储存就可以了,但卵子库完全不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中心副主任刘平2014年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曾解释,卵子的来源和保存都比精子要复杂,卵子库的建立难度更高。

  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其实全世界都还没有类似精子库建制的卵子库,国外所谓的卵子库,也不是冷冻储存卵子的库,更像是捐卵志愿者的资料库。如果有人需要卵子,先在资料库中挑选,再找到捐卵者配型、筛查并进行相关手术。

  本文来源于都市快报 阅读原文 。本文转自新浪看点平台